Brenda★晶光『閃閃』

關於部落格
(非常特別的愛情故事)這裏有一個女人~Brenda 和一隻藍眼白貓~閃閃。這個女人,Brenda..微不足道的貓奴,閃閃..好動的有如森林中的小精靈。大家都說和貓咪談感情可是累人的事,但Brenda 說跳到閃閃的愛情裏~很幸福~
聯絡信箱:minn723@gmail.com
  • 87280251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殘酷的愛】全集線上看


崔詠琳(柳善飾)和何慶彪(姜成民飾)是對戀人,自從慶彪離開故鄉到首爾的知名大企業上班後,為了自己的前途,選擇了自己公司白會長的獨生女白銀愛(崔貞允飾),詠琳就這樣遭到了情人的背叛。
詠琳在和母親開車去首爾的路上,發生嚴重車禍,詠琳嚴重毀容,而且失去了世上唯一的親人母親,及腹中慶彪的孩子。
為了報復狠心的慶彪,詠琳不惜替人當代理孕母,經歷千辛萬苦,才整容成功,出現在慶彪面前,為了報復,她一步一步地接近白會長的家人‥‥
當銀愛知道了丈夫和詠琳之間的關係後,三人之間的一場明爭暗鬥正式展開…

【劇名】殘酷的愛(那可怕的女人、那女人真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電視台】SBS
【播出日期】2007.12.05
【播出時間】週一至週五每晚6點20分播放
【演員】金有碩柳善 姜成民 崔貞允 




點網址就能收看。(國語版)

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4485537/
   【殘酷的愛】1~39集
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4553112/   【殘酷的愛】40~70集(完)




演員:

{崔詠琳}柳善 飾
外表美麗、開朗、淳樸,其實內心深處隱藏著火山,是善與惡共存的人物。
夢想著平凡的幸福,但因為愛人的背叛而經歷了痛苦和絕望,進而成了復仇女神。
25 歲之前,她是善良、美麗的幼稚園老師, 之後經歷了被愛人拋棄、因車禍而失去美貌、失去母親以及腹中胎兒的悲慘的命運,最終緊緊握住了勝利的旗幟。

{何慶彪}姜成民 飾
英俊、聰明,也許是因為不幸的童年陰影,總流露出一股憂鬱的氣息。
父親因病去世後,母親離家出走,和奶奶一起在姑姑家長大。
靠自己的能力讀完大學,度過孤獨傷心的青春年代,在故鄉時與詠琳交往,從她身上得到了許多安慰。但他的內心深處強烈地期望有朝一日自己能飛黃騰達,因此當遇到了公司老闆的女兒白銀愛之後,毫不遲疑地拋棄了詠琳,選擇了銀愛。

{白銀愛}崔貞允 飾
新城企業白東秀會長的獨生女,大學畢業後便進入父親的公司工作。
雖然從小失去了母親,但是在嬸嬸的照顧下健康地長大,與父親; 嬸嬸和堂哥白政辰過著幸福的生活。
進入父親的新城企業後與何慶彪相識並陷入熱戀,然而她並不知道慶彪有女人的事實,而與他幸福地步入了結婚禮堂。

{白政辰}金有碩 飾
銀愛的堂哥,也是銀愛丈夫何慶彪的競爭對手。
很有能力但利欲心很重,認為何慶彪的出現削弱了大伯白會長對自己的期待和關注。加上白會長和崔詠琳的關係越來越親近,更加令他感到不安。


韓版分集介紹
第1集   
英琳邊開著車邊和母親愉快地聊起了天,不知不覺地車到路中央,這時對面有輛貨車闖過來,英琳努力轉動方向盤。車掉進旁邊的山坡,砰地一聲車爆炸了。  
時間追隨到97年,英琳對著來找自己的承美說自己在忙著幼兒園小朋友們的秋遊事情,承美問她是不是一個月沒有見到河慶彪了,英琳說慶彪剛剛升職調到企劃室,工作很忙。  
第2集   
英琳高興地聽著電話裏傳來的慶彪的聲音,但慶彪淡淡地說自己很忙。英琳說擔心白天打電話妨礙工作,所以現在才打給他電話,幷告訴慶彪下星期會和媽媽一起去見慶彪。慶彪聽後表情僵住,慌忙阻止英琳過來。英琳說有話要對慶彪說,但慶彪說自己要去國外出差,叫英琳不要爲自己特意來一趟,說完挂斷電話。  
第3集   
電話鈴突然響起,慶彪和恩愛同時看著電話機。慶彪以爲是英琳打的電話,猶豫一會接起電話,聽到白會長的聲音,慶彪暗自吐口氣。按白會長的指示,慶彪來到了餐廳,在那裏白會長看著慶彪流汗,關切地讓他回家休息。慶彪被白會長的關照大受感動,並回憶起自己的父親。英琳對母親說一定會和慶彪在一起,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第4集   
承美見英琳的車沒跟上來,開始不耐煩,根錫對承美發火,說英琳會跟過來。承美在休息站停下車,突然她注視起英琳的車發生事故的地方。從周圍的人的話中承美才知道英琳的車被翻到山溝,承美忍不住大哭。英琳被送往醫院,承美從醫生那裏聽到英琳流産的消息,忍不住大吃一驚。  第5集   
慶彪在病床旁邊默默地注視著英琳,護士告訴他英琳懷孕3個月的事情。慶彪說自己不是患者的家人,只是認識的人而已,幷意味深長地說老天在幫助自己。   
承美問根錫與慶彪聯繫上了沒有,兩個人哦又開始拌起嘴來。這時慶彪的從他們身邊開過,車裏的慶彪看著兩個人,自言自語地說自己和英琳走著不同的路,讓她要好好地活下去,說完流下眼淚。正振對金女士說白會長給慶彪買了比自己的車還貴的車,感覺到早晚會有身份上的變化。   
第6集   
電視和報紙上紛紛公開報道經濟下滑,銀行倒閉的消息,白會長對正振說目前國家面臨著重大危機。正振建議只能接受救濟金融支援。  
慶彪在公寓收拾行李,這時恩愛帶著搬家公司的人來找他。慶彪按恩愛的要求把行李交給搬家工人,之後拿著重要的文件和恩愛一起出門。永琳解開綳帶,發現了自己臉上的傷疤。  
第7集   
永琳給慶彪打電話,但是那頭傳來沒有這個號碼,永琳不禁嘆口氣。在一旁的承美和根錫同時吃驚,永琳看著外面苦笑著。  
正振從仁燮那裏拿到關于慶彪的文件,他問仁燮慶彪之前有沒有交往的女朋友。  
恩愛爲慶彪帶來親手做的食物,慶彪微笑著告訴她想和恩愛成爲更進一步的關係。  
第8集   
承美告訴永琳慶彪幷不是去美國出差,永琳讓承琳不要再查下去,自己會看著辦的。白會長聽到正振毆打女職員的投訴,把正振叫過來。對此,正振詳細解釋了和女職員之間的事情,金室長在一旁也附和著正振。慶彪從恩愛那裏聽到此事,判斷可能是正振自導自演的一出戲。  
第9集   
根錫問永琳看沒看到剛剛過去的車裏的司機,永琳說只看到側面。永琳找到在房産中介工作的根錫的表哥,找到一處與很多人同住的房子。  
慶彪到處奔波,爲一個村莊的再開發展開調查。恩愛問白會長在子公司的位置是不是全部都定下來了,並試探性地說起正振的事情,白會長說正振還挑不了大梁,拿他和慶彪做比較。  
第10集   
永琳和承美說著慶彪,兩個人吵了起來,永琳終於爆發,讓承美不要再繼續下去。在一旁的根錫讓承美不要再永琳面前說慶彪,承美說慶彪肯定是背叛了永琳,至少要從慶彪那裏拿到賠償金。  永琳在家附近的公園裏看著孩子們踢球,並幫他們撿球,但是孩子們驚恐地逃跑。恩愛問慶彪車輛碰撞事故,慶彪說不知道。   
第11集   
慶彪開車走近永琳,永琳呆呆地站著,突然擋在慶彪的前面。慶彪冷冷地讓永琳今後不要再叫自己的名字,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經忘了她,永琳聽後淚流滿面。慶彪告訴永琳以後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現,之後狠下心開車離開,不料與對面的車碰撞。  
第12集  
白會長結束高管會議之後,對正振表示辛苦,另他感動不已。  
恩愛下班的時候問慶彪還記不記得和自己打賭的事情,慶彪泰然地笑著說自己的猜測肯定對。永琳在夢中看到之前和慶彪在一起的時光,醒來後忍不住嘆氣。  
第13集   
房東大媽來找永琳,對她的毀容表示可惜,幷說自己給永琳介紹有錢的老頭,永琳聽後不知說什麽好。永琳找到整形醫院咨詢,聽到這裏不能做這麽大的手術後,絕望地走出來。正走進醫院的俊哲從護士拿裏聽到關於永琳的事情後,立刻拿起電話問起永琳的情况。  
第14集   
正和全家人吃飯的時候,正振文恩愛去哪里度蜜月,白會長說年底太忙,自己打算取消恩愛的蜜月旅行。恩愛笑著對白會長說這樣的話給自己兩倍的夏天假期。  
鄭女士突然來找永琳,永琳以爲媽媽在外面欠債,或者是給自己來介紹有錢的老頭。不料,鄭女士表示自己的女兒一直不孕,問永琳能不能借身體,永琳再次感到絕望。  
第15集   
慶彪下班後和恩愛和金女士見面,忙著準備結婚用品。  
承美回到家後發現永琳的大旅行包不見,她大吃一驚。承美看著永琳留下的信,想著永琳偷偷嫁給有錢的老頭,開始哭喪著臉。  
第16集   
鄭女士在自己的家裏準備迎接永琳,泰植和知淑對把永琳叫到家裏的鄭女士感到不滿。  
白會長對恩愛說男人越有能力越沒有時間見女人,讓她做好準備和慶彪結婚。  
第17集   
根錫對承美說不知道永琳什麽時候回來,也不能這麽等著,叫承美把永琳的房租保證金拿出來在公園旁的小區裏找一下房子。永琳斷絕一切和外界的聯繫,生活在鄭女士的家中。  
承美對根錫說剛才來過一個記者,說永琳在法國巴黎和一個男人生活著。  
第18集   
根錫表示那個男人連電話都沒打就直接來找他們的行爲很可疑。承美回憶起那個記者看到經過房産中介公司的正振,說他是新城集團的繼承人的話。  
永琳想著慶彪,自言自語地說“你幸福嗎?我現在很不幸,我也會脫胎換骨的,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永琳了,一定要等到我們再會的那天。”。時光流逝,根錫和承美舉行著傳統的婚禮。   
第19集   
永琳看著肚裏的孩子,自言自語地說是讓自己重生的天使,幷流著泪說自己想念媽媽,也想念承美。  
承美也對根錫說想念永琳,不知她過的怎麽樣。根錫在一旁安慰承美,承美告訴他自己懷孕的事情,令根錫驚喜不已。  
正振叫慶彪一起去開發村莊,慶彪表示如果只是簡單的答謝的話,讓他自己去。  
第20集   
永琳生了兒子,泰植高興地抱著孩子。精疲力盡的永琳文鄭女士孩子的情况,但鄭女士告訴她就當做了一場夢,忘記一切,永琳聽後流下眼淚。  
知淑來到分娩室,鄭女士告訴說生了兒子,並讓她趁永琳出院前趕快離開。回到家後永琳呆呆地望著窗外,獨自說如果之前的一切是做夢的話,希望能趕快醒過來。   
第21集   
回到首爾的永琳坐在車裏感慨萬千,並自言自語地說現在開始她的人生會不同。慶彪對正振表示祝賀,但是轉過身後立刻淡淡地說正振高興得太早了。恩愛和白會長說一定要對自己去醫院的事情保守秘密。而承美抱著孩子陷入幸福之中。  
第22集   
在新城集團的大廳,永琳把一花籃送給正振,表示幸福房産中介祝賀他的升職。永琳告訴正振希望以後有機會還見面,正振饒有興趣地看著她。慶彪看到這一幕後驚愕不已,慌忙從樓梯上了辦公室。永琳從新城集團的樓出來後遇到俊哲,俊哲告訴她有沒有在新城集團裏認識人,如果有什麽事情自己可以幫永琳打聽,永琳呆呆地望著俊哲。  
第23集   
在承美家附近的公園裏,永琳發現了一直等自己的慶彪。永琳裝出不認識慶彪,慶彪祝賀永琳重新找回美麗。永琳失笑著謝謝慶彪,表示非常感謝他,但是慶彪對自己來說像戴了一幅面具。對此慶彪表示自己和永琳要走的路不同,希望她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周圍,永琳告訴慶彪自己會走近慶彪和新城集團。正振向白會長問起趙熙子的女人是誰。   
第24集   
慶彪看著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永琳的臉大吃一驚。承美見永琳幷不是和慶彪見面,而是和正振來往的話後,拍手表示現在才明白永琳說的要一點一點地折磨慶彪的話的意思。恩愛高興地對永琳說起第一次和慶彪見面的情景,回家的路上,恩愛看著和平時不同的慶彪,內心不禁詫異。   
第25集   
白會長向永琳表示自己就是這個集團的會長,永琳也自信地介紹自己。她給白會長介紹和自己同行的詹尼弗,並跟隨他走進會長辦公室。白會長給恩愛打電話,問對詹尼弗了不瞭解,並說是正振邀請的客人。正巧慶彪走進會長辦公室,發現了永琳後不禁呆住。  
第26集   
正振從恩愛那裏聽到給詹尼弗翻譯的人就是永琳的話,不禁大吃一驚,心想肯定是對自己有惡意的人搞的玩笑。恩愛向慶彪問起給詹尼弗打打電話的人是不是他,慶彪告訴恩愛即使別人說自己是殺人犯,最起碼恩愛要相信自己。恩愛對慶彪表示歉意,說自己夾在正振和慶彪中間也很難過。慶彪露出陰森的笑容,他開始懷疑是永琳聯繫的詹尼弗。  
第27集   
永琳告訴承美接到過恩愛的電話,承美問恩愛打來電話的理由,開始埋怨永琳連自尊心都沒有。永琳聽後內心失落,承美告訴她如果想報仇就要做得徹底,要不然就放弃。永琳說自己的目的不是單純的復仇。恩愛對金女士說正振此次去國外出差,徹底和詹尼弗分手。  
第28集   
吃完飯後永琳和俊哲去承美家玩,聽到承美問他們是不是要結婚,兩個人啞然失笑。永琳說明天開始要上班,承美聽後對俊哲說要負責永林的上下班 在白會長的家裏,慶彪自言自語地說著這裏是自己的城堡,如果誰來打破這個夢想和幸福的話,會毫不猶豫地去粉碎他。  
第29集   
在新城集團裏,永林給承美打電話,問起俊哲的情况。承美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俊哲替永琳被人拉走,醒來後被發現丟了錢包和手機。恩愛問白會長要不要叫來永琳問,但白會長表示先預約,幷提出慶彪也一起去。正振從秘書那裏聽到永琳問起他的日程,感到詫異。  
第30集   
慶彪看著電腦裏的文件,對永琳去美國的理由和在美國的事情,還有曾在臉上留下的傷疤等疑問一個個打開。之後慶彪自言自語地說著爲什麽一定選擇在新城集團裏。  
白會長看著新入職職員的資料,知道了在幼兒房裏工作的崔永琳申請的事情。秘書說永琳的年齡不符合條件,對此白會長表示在新城集團裏沒有男女差別,下令通過。白會長把此事告訴了恩愛,恩愛也同意不能對已婚或有孩子的女職員有偏見,要以能力分勝負,堅决擁護起永琳。   
第31集   
恩愛看著送到自己前面的資料,呆呆地楞著,知道了正振也有和自己一樣的文件,更加令她吃驚。正振告訴恩愛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人只有慶彪,恩愛表情嚴肅地告訴他不咬胡思亂想。正振對恩愛露出意味深長地微笑,幷說起永琳應試了正式職員的考試,對永琳應徵秘書職位表示詫异,恩愛對此也感到奇怪。兩個人把這一事情彙報給白會長,白會長接到永琳是大榮建設派來的間諜的消息,下令秘密監視永琳。慶彪開著車想像著公司即將要混亂的場面,嘴角露出了微笑。  
第32集   
永琳看到自己在新城集團新進員工第一次應徵考試中合格的事情後,高興地跳了起來,這時白會長把她叫到了會長室。白會長恭喜永琳第一次考試通過,並問她爲什麽會參加考試,永琳回答說爲了自己的發展,才鼓足勇氣去參加考試,還表示如果自己能成爲秘書的話,一定會做好業務。白會長假裝受到感動的樣子,之後立刻對來找自己的慶彪說永琳確實是大榮集團派來的商業間諜,慶彪提出讓永琳在第二次考試中刷下來。正振在幸福房地産中介裏向承美和根錫問起永琳的情况。  
第33集   
慶彪從白會長那裏聽到永琳在學中東國家的語言的話後,說更加確定永琳和大榮集團有著關聯。恩愛問白會長怎麽知道這個事情,白會長說正振見到承美和根錫,從兩個人那裏聽到此事。永琳獨自在公司的員工餐廳裏吃飯,這時正振走到身邊坐了下來。永琳從正振那裏聽到慶彪是面試官的話後,不禁大吃一驚。考試那天,永琳從榮地回答著慶彪的提問。  
第34集   
白會長令人把永琳叫過來,慶彪不知白會長是想問和大榮集團的關係還是想非公開地讓永琳通過秘書考試而惶惶不安。慶彪在電梯裏發現永琳,他叫永琳的名字,永琳冷冷地告訴他自己的名字不是什麽都可以叫的。白會長問永琳入職考試沒有通過是不是很難過,隨即說代替楊小姐來做秘書工作怎麽樣,永琳思索一下後說別人會反對的擔憂。對此,白會長表示自己看過永琳面試的帶子,沒有通過考試實在很可惜。  
第35集   
永琳坐在秘書室裏,對慶彪知道在美國的事情感到詫異,內心擔心有人在跟踪自己。永琳來到會長室,感興趣地聽著白會長,慶彪,正振談論的話題。慶彪故意對恩愛說起正振調查永琳的背景,幷把相關資料給了白會長的事情。白會長在車裏看著資料,却發現裏面都是些寫著愛國內容的資料,白會長生氣地給正振打電話,警告他以後不要再提起永琳的事情。  
第36集   
2000年秋天,白會長問正振永琳是不是拜托他派自己去海外出差的事情,正振說恩愛和慶彪每天粘在一起,自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白會長告訴他派永琳去國外出差還太早。正振表示相信自己調查出來的信息,永琳絕對不是商業間諜。白會長說自己也派金室長瞭解過永琳,結果沒有什麽問題。白會長對慶彪說要把永琳轉爲正式職員,慶彪聽後大吃一驚。成爲正式職員而興奮的永琳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名陌生的男人攔住了去路。  
第37集   
早晨,白會長和永琳一起出現在白會長家門前,司機帶著兩個人出發。這一事情傳到正在海外出差的恩愛和慶彪以及正振的耳朵裏,正振給金女士打電話問事情的來龍去脉。金女士告訴他永琳剛進公司的時候差點被劫持的事情和前一天在公寓裏手脚被綁的事情,幷說這一切都是白會長想照顧永琳所做出的事情。正振把這個事情告訴了恩愛和慶彪,不同于恩愛關切的態度,慶彪則冷冷地在一旁聽著。  
第38集   
恩愛讓永琳離開自己的家,永琳告訴她自己是會長的客人,如果會長讓自己離開,自己才會走出去。恩愛告訴永琳她知道永琳的目的,只是想給她機會才裝作不知道而已,永琳聽後失笑起來,反問恩愛自己的目的是什麽。恩愛說出永琳做了整容手術的事情以及和大榮集團楊會長之間的關係,警告她不要再做間諜。  
第39集   
白會長告訴永琳在自己同意之前掐斷對外電話,也不要進屋打擾,永琳坦然地接受。慶彪認爲誰送來永琳的照片幷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裏的真相。慶彪仍然認定永琳是間諜,正振則反駁說不是。白會長讓永琳和每天開車接送的朋友一起跟自己走一趟。  
第40集   
俊哲對白會長說如果他答應保護永琳的話,自己說出關於永琳的全部真相,並表示自己雖然不知道永琳是誰,但是她確實正在受著敵對勢力的威脅,白會長聽後答應了他的請求。慶彪見不論怎麽陷害永琳,每次結果都適得其反後,不禁感到慌張起來。白會長把永琳叫到別墅,慶彪對兩個人在別墅裏的談話內容充滿好奇。  
第41集   
恩愛看到永琳和白會長在一起,心情不快地跑出去,永琳假裝擔心。白會長派人叫恩愛,恩愛賭氣地讓人說自己不在,之後生氣地走出辦公室。恩愛和慶彪一起吃晚餐,她說出自己撞見的情景,問慶彪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慶彪也對白會長的行爲感到奇怪。  
第42集   
永琳一見到俊哲就斥責他怎麽能這樣對待自己,大哭一場後,永琳向俊哲問起孩子的情况,並一一回答了俊哲的問題。俊哲把以永琳的名字寄到自己姨父的傳真拿給永琳,傳真上寫著永琳面試的時候說過的沙漠裏的滑雪場的內容,永琳吃驚地說不出話來。  
第43集   
永琳接到一個快遞,正當她詫異的時候,看到慶彪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前,不禁大吃一驚。慶彪走進永琳的公寓,永琳警告他如果不馬上出去,自己立刻給恩愛打電話。見慶彪不顧一切地說起自己的事情,永琳拿起手機。  
第44集   
恩愛在和慶彪通話的時候,中間突然被斷,不由慌張起來。隨即接到一陌生人的電話,告訴恩愛慶彪現在在一個工地垃圾堆裏。白會長知道此事後,令人不要聲張,幷暗自出發到現場。恩愛和正振到達工地後,發現了在汽車裏暈過去的慶彪,慌忙把他送去醫院。永琳在自己的公寓裏告訴俊哲,是自己這邊派過的人打傷了慶彪。。  
第45集   
正振來到慶彪的病房,他給永琳打電話說自己和恩愛,白會長都知道永琳和慶彪的關係,只是一直裝作不知道而已。正振接著說如果想活得久一點,就要裝作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慶彪聽後怒視著正振,正振把近期公司裏發生的事情告訴他,幷問慶彪是不是他的所爲。隨即慶彪說起在澳洲的趙永民,正振一聽臉色大變。永琳接到白會長的電話,讓她立刻趕來。  
第46集   
永琳在電話裏告訴俊哲慶彪被查出在綁架的時候,被强行注射過鎮定劑的結果,俊哲說綁架慶彪的人都是接受過訓練的保鏢,只是想得到再也不爲難永琳的保證書而已,事情好像有些奇怪。正振酸楚地對金女士說原本以爲會有父親的股份,沒想到結果會這樣。金女士告訴他不要爲錢做狠事.   
第47集   
白會長來到永琳的家中,對身邊的金秘書說可以早點下班,見金秘書仍堅持要相陪,暗自感到無奈。逗留在別墅裏的恩愛和慶彪聽到白會長要來的話後大吃一驚,兩個人都對陪白會長過來的人感到好奇。慶彪回想正振說過的話,內心奇怪正振爲什麽只對自己說出那種話,而不告訴恩愛。慶彪自言自語地說讓自己成爲背叛者的人是崔永琳,自己現在只愛著恩愛。  
第48集   
2001年冬天,永琳對來找自己的恩愛說自己現在很忙,讓她說出重點。恩愛嘲笑地讓永琳在白會長的身邊謀一個職位,永琳回敬說自己正有此意。恩愛憤怒的把桌子上的文件扔向永琳。正巧走出會長室的白會長看到這一幕,對恩愛說永琳是自己的朋友,恩愛憤怒地表示要離開公司。  第49集   
慶彪告訴永琳恩愛懷孕的事情,拜托她離開公司。永琳聽後失笑起來,慶彪表示如果恩愛出意外,誰也不能活下來。永琳告訴慶彪想讓自己離開,先爭取白會長的同意,之後冷冷地說自己的孩子只活了三個月就被夭折。慶彪說雖然自己對永琳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不能把責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永琳憤怒地怒視他。  
第50集   
慶彪擔心永琳誘惑白會長,以此來報復自己。恩愛和正振跟隨白會長去地方出差,兩個人和白會長談起永琳。永琳和白會長一起散步在海邊,兩個人來到海邊的海鮮店,邊喝酒邊開心地聊天。白會長說起運動,永琳表示想和他一起走一走,令白會長心情愉悅。慶彪勸恩愛不要再想永琳的父親的事情,讓她只考慮兩個人的孩子。  
第51集   
在慶彪辦公室裏,永琳疑惑地看著慶彪,恩愛,承美三個人。承美嘲笑慶彪只顧著自己的妻子,永琳要拉著承美到外面,這時承美突然說自己以前跟踪過慶彪,慶彪呆住,隨即表示現在恩愛懷孕,要和承美單獨談。永琳把承美帶出去,告訴她自己和白會長約定不說出和慶彪的關係,白會長也答應讓自己永久留在這個公司工作。  
第52集   
恩愛找到承美的家,問起和慶彪之間的事情。承美告訴她慶彪剛來電話,讓承美把和自己的關係告訴恩愛,又說永琳很重視和白會長之間的約定。承美對恩愛說起了永琳的交通事故和流産,還說永琳曾經說要慢慢地毀滅慶彪的話。恩愛聽完承美的叙述後,對她講出事實表示感激,幷表示希望永琳停止下來。  
第53集   
正振對母親金女士說起恩愛已經知道慶彪和永琳的關係的事情,金女士大吃一驚。正振隨即告訴她恩愛知道事實的過程,表示恩愛會處理好。慶彪問恩愛和承美間的談話,恩愛淡淡地對慶彪說不要再隱瞞自己。慶彪回答說自己只是爲了擺脫一直纏著他的永琳才說的謊言。永琳難過地對俊哲說不知道爲什麽這麽多人要干涉她的人生。  
第54集   
正振來到白會長的辦公室,從白會長那裏聽到永琳爲斷絕和慶彪的關係而做出的努力。正振找到永琳,告訴她白會長故意安排她和慶彪在一個辦公室裏工作是爲了讓永琳能學到更多的東西,邊說邊要幫助永琳查資料。慶彪邊和恩愛喝酒邊說起自己綁架永琳的事情和被監禁在公寓裏的事情,生氣地說兩件事情都失敗。  
第55集   
慶彪和恩愛爭吵起來,他打開窗戶跳了下去。驚嚇的恩愛下樓找慶彪,哭著說自己錯了,自己深愛慶彪。清醒過來的慶彪對恩愛說原本以爲自己很聰明,其實自己才是最傻的人,之後兩個人擁抱在一起。永琳和白會長,正振一起愉快地吃完晚餐,回到家後永琳給白會長打電話,只說“晚安”後挂斷電話,故意惹怒白會長。第二天,正振來到慶彪和恩愛的房間,告訴他們白會長和永琳在一起的事情,慶彪和恩愛大吃一驚。  
第56集   
恩愛做了永琳跟在後面嘲笑自己的夢,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她給慶彪講夢裏的事情,慶彪安慰說夢都是反的。永琳從朴小姐那裏聽到取消了歐洲出差和會議的話,不禁驚訝。永琳給正振打電話,問他到底和白會長做什麽交易。恩愛在醫院裏知道孩子被流産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來,慶彪安慰說他們的孩子是替自己離開了世界。  
第57集   
永琳在游樂屋上班,白會長派人叫她來會長室。白會長把一沓錢遞給永琳,說是滑雪場策劃費。永琳回答如果滑雪場項目最終簽下了合約,到時候自己再接受這筆錢,但目前的情况自己沒有理由接受。白會長說看著恩愛和慶彪爲永琳痛苦的樣子,自己也感到難過。永琳反問白會長是不是自己拿了這筆錢後要離開公司。  
第58集   
白會長來到恩愛的病房,向她表示道歉,但恩愛毫無反應。白會長滿懷歉意地離開病房,慶彪跟出來,安慰白會長說過段時間恩愛就會好起來,讓他不要擔心。白會長對慶彪說自己不會插手恩愛的事情,並說要把永琳下放到游樂屋的負責人的决定。  
第59集   
俊哲問永琳和承美談的怎樣,永琳回答說都解决了,之後露出露出失落的微笑。永琳問俊哲什麽時候出來書,並催促趕快脫稿。白會長問恩愛和慶彪自己怎麽做才能讓他們滿意,恩愛冷冷地說出解雇永琳的話。  
第60集   
慶彪準備外出,恩愛問慶彪是不是偷偷去見永琳,慶彪讓恩愛去問白會長。恩愛見慶彪回避回答,不禁生起氣來。恩愛向白會長問起此事,白會長告訴她自己不干涉恩愛和慶彪的事情,並說慶彪之前和永琳見面,讓她離開恩愛和自己的身邊。 永琳從正振那裏聽到恩愛流産的事情。   
第61集   
永琳對承美說自己和正振一起喝了酒,在永琳去洗澡的時候,她的手機響起,承美接了起來,但對方不說話,感到詫异的承美在電話裏說起正振和永琳一起喝酒後醉著回家的事情。電話那頭白會長挂斷電話,之後向正振問起此事。正振回答說自己見白會長冷淡永琳,所以喝酒安慰了她。       
第62集   
白會長聽到慶彪沒有回家的話,不禁吃驚。正在玩具房上班的永琳被白會長叫到會長室,白會長把一疊錢遞給永琳,說是她提供滑雪場策劃的酬勞。永琳隨即表示如果滑雪場正式簽約的話,自己再接收這個錢。白會長告訴她看到恩愛和慶彪夫婦爲永琳而痛苦的樣子,自己也很難過。永琳反問白會長是不是自己拿了這個錢後就要離開公司,之後說起隱藏在心裏的故事。  
第63集   
金秘書發現暈倒的白會長,慌忙給家裏打電話。慶彪和恩愛跑到重病患者室,慶彪向金秘書問起白會長暈倒時的情况,聽到正振最後進過會長室,感到奇怪的慶彪讓恩愛去瞭解正振對白會長說的內容。  
第64集   
慶彪從張博士那裏聽到白會長在昏迷的時候流下眼泪,感到大吃一驚。俊哲問永琳白會長那麽侮辱了永琳,她還去看望白會長,永琳回答說自己曾經在白會長的身邊工作過,所以才要去看望。  
第65集   
正振大醉後來到白會長的病房,自言自語地說人要中間休息一下才不會得病,這時白會長的腦電波嚴重起伏,正振表情慌張起來。永琳私下見公司的人,說起公司的經營策略,說正振比慶彪更適合做公司的接班人。  
第66集   
金女士告訴正振慶彪收拾行李後離開了家,並問他受沒受理慶彪的辭職,正振表示等到白會長恢復知覺後再處理。慶彪告訴恩愛正振並不希望白會長快點好起來,見恩愛做出無法理解的表情,慶彪把白會長暈倒當天的事情告訴了她。  
第67集   
恩愛見白會長的腦電波只對正振和永琳有反應,不禁感到詫異,並失落地想著是不是自己和慶彪不如永琳。永琳來慶彪住下的民宅來找他,慶彪感到吃驚。永琳告訴他自己不是正振派過來的,而是有話對慶彪說。永琳告訴慶彪暫時把他和正振的勢力鬥爭放在一邊,先考慮公司,勸慶彪回公司上班,慶彪反過來嘲笑永琳。  
第68集   
2003年,金女士擔心一年沒有蘇醒過來的白會長。永琳在醫院裏問張博士白會長有沒有反應,聽到張博士說好像剛開始有好轉又停了下來的狀况,不禁感到詫異。承美對永琳說是不是應該爲白會長去卜卦,永琳聽後忍不住失笑起來。永琳接到慶彪的電話,聽到上次慶彪被綁架的時候使用過的藥物。  
第69集   
在白會長的病房裏,恩愛流著淚望著父親。慶彪與永琳見面,他告訴永琳如果白會長有意外,恩愛會繼承所有財産,但如果正振知道一些事情,那麽正振會得到一半的財産。永琳問慶彪如果會長和恩愛消失的話,所有的財産是不是都歸他所有,慶彪忍不住表情僵硬。過一會,永琳從正振那裏聽到了他的父親和白會長之間的故事。  
第70集   
永琳來病房看望白會長,突然白會長抓住了永琳的手。好不容易掙脫的永琳給承美打電話,拜托她拿衣服過來。恩愛聽到此事後,不高興地說不知道爸爸爲什麽被永琳勾了魂,幷大聲地對慶彪因爲他才會招惹上永琳,讓他想辦法讓永琳消失。永琳在治療室裏小心地像看護孩子一樣照料白會長。但慶彪和恩愛見白會長認不出他們,內心忍不住失落。張博士告訴恩愛和慶彪白會長得了部分失憶症,兩個人聽後大吃一驚。  
第71集   
在病房裏,恩愛拿著和母親的合影出現在白會長面前,但白會長認不出恩愛和照片裏的夫人。恩愛失望地扔掉照片,對白會長說他被狐狸精迷倒,之後走出房間。慶彪在公司保險櫃裏發現了白會長和正振父親很久以前制訂的合同書和保證書,當看到白會長擬寫的自己要履行的部分時,慶彪陷入沉思,之後拿出打火機燒掉了那一部分。之後慶彪見到正振,表示村莊再開發項目需要再考慮一下。  
第72集   
永琳對俊哲說發現了白會長用的藥和慶彪被綁架時注射的藥一樣,後悔地表示早應該好好看著白會長。俊哲吃驚地問永琳是否有懷疑的人,永琳表示懷疑一個人,但沒有證據。之後永琳還說雖然白會長恢復了意識,但是已經失去了部分記憶,只記得自己一個人。慶彪在病房裏告訴恩愛白會長之所以記得永琳一個人,是因爲注射了一種藥,勸她不要太怨恨白會長。  
第73集   
白會長的房間裏,永琳放下俊哲給她的包,之後察看白會長是否入睡。慶彪走了進來,面對慶彪的嘲諷,永琳毫無示弱。這時正振走進房間,永琳高興地迎接他。正振問起白會長的身體狀况,讓永琳趁這個機會搬進來。恩愛聽到這個事情後,生氣地讓永琳離開。永琳若無其事地告訴她白會長吃藥的時間,之後轉身離開。  
第74集   
永琳接到白會長的電話,白會長讓她趕快過來,永琳告訴他自己去的時候,白會長和家人在大門口等著自己。白會長催促正在和慶彪通電話的恩愛趕快到大門口。  
過一會永琳到達白會長的家門前,白會長高興地擁抱永琳。永琳打開爲白會長準備的包,順著白會長的記憶,說起自己當初進公司面試的情景。  
第75集   
恩愛回到房間後,告訴慶彪白會長讓自己出去,慶彪安慰說肯定是白會長想起了不好的記憶才說出這樣的話。慶彪來到白會長的房間看望他,隱隱感到白會長找回了不少記憶。金女士嘆著氣對正振說不知道白會長爲什麽對自己發那麽大的火。第二天,慶彪給永琳打電話說白會長恢復了記憶,永琳聽後大吃一驚。  
第76集   
慶彪來找永琳,問起白會長暈倒的原因和暈過去的時候都說了什麽。永琳冷笑著讓慶彪在家裏好好看護白會長,見慶彪仍不善罷甘休,永琳告訴他自己不想當雙重間諜,讓慶彪好自爲之。這時俊哲出現,告訴慶彪不要再爲難永琳,否則自己就不客氣,慶彪讓俊哲不要插手干涉自己和永琳之間的事情,俊哲警告慶彪不要忘了他是有家室的男人。  
第77集   
正振從金女士那裏聽到了關於叫趙熙子的事情後大吃一驚。  
永琳撫摸著沒有寫上名字的花盆上的蝴蝶結,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新的職位牌,上面寫著理事特別輔佐官。永琳回想起與慶彪在一起時候的幸福時光,以及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禁不住流下眼泪。  
第78集   
永琳被叫到會長室,在那裏白會長對永琳、正振、慶彪表示謝意。恩愛走進永琳的辦公室,把職位牌扔進垃圾桶,之後拿走了沒有寫名字的花盆。永琳獨自沉思,這時俊哲走了進來,永琳問他是不是跟踪自己,俊哲反問永琳慶彪在電話裏都說了什麽.   
第79集   
永琳告訴俊哲白會長還不知道自己和慶彪之前的關係,俊哲意味深長地說該自己出面的時候了。  恩愛告訴白會長永琳和慶彪以前是戀人關係,白會長問恩愛現在告訴自己這個事情的理由是什麽,恩愛聽後不禁怔住。   
第80集   
恩愛和慶彪下班的時候正巧與永琳坐上同一電梯,恩愛故意對慶彪表現出親熱的樣子。正振問金女士白會長是否回到家,說在公司裏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正振感到白會長在做最後的準備。  第81集   
正振告訴金女士白會長的保險櫃裏應該還會藏著別的秘密。慶彪告訴恩愛如果她繼續和自己保持夫妻關係的話,很有可能拿不到一分遺産,恩愛回答說自己不在乎遺産,只要能和慶彪在一起就心滿意足。  
第82集   
白會長從包裏拿出三個大信封,之後把慶彪、恩愛、正振、金女士叫到自己的房間,跟他們說各自應得的額數。之後表示財産分配的事情徹底結束,今後不要再發生遺産糾葛。慶彪表示白會長這麽做肯定是受了永琳的影響。  
第83集   
永琳在電話裏向白會長彙報與合作方的約定,在自己家門前發現正等著自己的俊哲,永琳吃驚地告訴俊哲他越這樣自己心裏越不安。俊哲瘋狂地開著車,永琳回到家後生氣地把手提包扔在地上。  第84集   
承美對根錫說自己不理解現在俊哲對永琳的態度,根錫告訴她有可能俊哲在保護永琳的過程中喜歡上她,所以嫉妒永琳和白會長的關係。恩愛找到正在永琳家門前看書的俊哲,告訴俊哲自己看著他對永琳的感情,感到俊哲很可憐,幷說想抓住永琳的心必須要有錢。  
第85集   
面對白會長的提議,永琳表示自己現在還沒有能力坐上那麽高的位置,並提議讓正振坐上那個位置,自己在正振下面學習。白會長問永琳能不能和慶彪在一個部門工作,永琳回答說自己沒有別的選擇。  
第86集   
慶彪對恩愛和正振提議從法務部門找出可接近白會長的人,並懷疑白會長是不是想把化妝品公司交給永琳,這時白會長走了進來。白會長看著慶彪的辭職信,生氣地責駡慶彪,永琳提出自己來說服慶彪,但白會長阻止她。  
第87集   
正振聽到慶彪提出辭職的事情不禁驚訝,他向白會長問事情的原委。正振對永琳說慶彪的辭職都怪他本人,之後又問起化妝品公司股份的事情。慶彪對恩愛說自己離開公司後,兩三天之內肯定會有措施,恩愛告訴他與俊哲的約定。  
第88集   
白會長通過金秘書知道了慶彪的近况,表示如果慶彪不願意來,至少把恩愛帶回來。永琳給俊哲打電話,說自己不去接慶彪,俊哲表示自己會在金秘書之前到慶彪那裏。  
第89集   
恩愛和慶彪在一個小城鎮的餐廳裏吃飯,慶彪說不知道是白會長來接自己,還是永琳來接自己,如果能接受自己的要求,自己就去化妝品公司當社長。恩愛打電話確認白會長是否來他們在的地方…   
第90集   
永琳的手機響起,永琳向白會長問起和慶彪、恩愛談話的事情,白會長告訴她自己最後還是對兩個人發了火。慶彪和恩愛盲然失色地躺在床上,慶彪說錢可以令人變壞,恩愛告訴他錢只是錢而已,叫慶彪不要把什麽事情都怪罪於錢。  
第91集   
白會長把濕毛巾放在額頭上躺在沙發上,永琳走進來爲白會長換濕毛巾。白會長睜開眼睛看著永琳,問她完沒完成任務,永琳回答說是。永琳從手提包裏拿出戒指盒,白會長把戒指拿了出來,戴在永琳的手上,幷開玩笑地說一定讓她戴著。恩愛問慶彪有沒有看到永琳手上的戒指,慶彪說那是白會長給永琳買的戒指。  
第92集   
永琳對俊哲說起土地的前主人,知道了那塊地以自己母親的名義登記的事情。永琳說自己的媽媽沒有理由買地,對留下那麽多地感到詫異。正振告訴金女士恩愛是最大的受害者,並表示自己之前一直被白會長蒙在鼓裏。  
第93集   
恩愛告訴慶彪自己把照片給了白會長,不知道這麽做是幫了自己還是毀了自己。白會長看著永琳曾經的毀容照,仿佛感受到這麽漂亮的臉一夜之間被毀容的痛苦,他自言自語地說永琳是個善良的人。俊哲帶一個女人和永琳見面,在那裏永琳聽到自己的媽媽和趙會長是姐弟的事實,當聽到母親生完自己後的下落時….   
第94集   
永琳向白會長彙報恩愛難産的情况,白會長自言自語地說這一次可能又抱不了孫子了。在醫院裏恩愛問起孩子的情况,慶彪對正振和金女士低下頭說對不起。根錫對承美說只要永琳有喜事的時候,慶彪肯定就會有壞事,承美告訴他之前慶彪得意的時候,對永琳來說是惡夢般的遭遇。  
第95集   
白會長讓全家人高興地迎接永琳,恩愛問永琳是不是很了不起的女人。永琳反問恩愛是不是忘了自己的什麽樣的女人,恩愛生氣地叫永琳出去。白會長站在永琳一邊,責駡恩愛,令全家人感到詫異。  
第96集   
白會長告訴正振想讓她和金女士分家,正振聽後茫然失措。正振自言自語地說白會長爲了永琳會變得太多。金女士和正振通電話,聽到正振說白會長讓他們分家的話,表示白會長絕對不會說出那樣的話。慶彪聽到此事,對詫异的恩愛說這是白會長的一種警告。慶彪還告訴正振就裝作沒有聽見,不要有任何的反應,並表示自己開始有點理解正振。  
第97集   
白會長問慶彪對正振的分家事情怎麽考慮,慶彪淡淡地表示沒有什麽想法,白會長反問慶彪難道他現在連家裏的事情都不關心,慶彪回答說不想爲這些小事情令自己的頭腦複雜,更何况現在的自己因和永琳的過去而不被人接受。白會長看著明目張膽地頂撞自己的慶彪,不禁失笑起來。永琳讓慶彪删除短信,慶表嘲笑永琳也有害怕的事情。  
第98集   
白會長給永琳打電話,告訴她自己的作戰計劃成功,正振讓自己搬出去住。永琳聽後笑了起來,但內心深處却隱隱感到難堪。正振對金女士說自己讓白會長分家,金女士問他如果白會長分家後和永琳住在一起怎麽辦,正振聽後不禁怔住。  
第99集   
永琳給楊泰植會長辦公室打電話,電話接通後立刻挂掉,她想起在洛杉磯生孩子的事情,忍不住流下眼淚。永琳自言自語地說孩子今年該7歲了,不知道變成了什麽樣子。永琳來到會長室,白會長問她是不是哭了,並告訴永琳一起去見黃社長。正振問慶彪短信和分家事件能不能當作沒有,慶彪說白會長和永琳因爲此事更加親近起來。在一旁的恩愛回想起白會長說只要恩愛在慶彪身邊,慶彪就拿不到一分錢的話。  
第100集   
楊會長找到永琳,表示很想念永琳,永琳回答說自己感覺像被人監視。永琳向楊會長問起孩子的事情,但楊會長告訴永琳不要再說起孩子的事情,之後說起自己聽到她和白會長的事情,讓永琳做出最好的選擇。白會長來找永琳,看到永琳和楊會長在一起,不禁怔住。  
第101集   
永琳在夢裏看到7歲的兒子知雄哭著要去找親媽媽,結果被知淑打的場面後驚醒過來。回到公司後永琳覺得做了三次同樣的夢是一個暗示,   
於是戴上帽子和太陽鏡出門。她看到知淑和知雄開心地笑著的樣子,忍不住眼眶紅潤。偷偷跟在知雄後面的永琳看到有一孩子和知雄打架,不知不覺地出面勸架,結果被知淑發現……   
第102集   
俊哲和楊會長來找永琳,從楊會長那裏知道知淑的情况後,永琳說乾脆讓知淑遠離這裏,幷說自己和他們的交易很早之前就已經結束,現在沒有必要去知道別人的心情。白會長在永琳家樓下給她打電話。  
第103集   
恩愛鼓動慶彪去看永琳落魄的樣子,慶彪聽後失笑起來。正振在一旁看到後,告訴恩愛如果她想得多更多的幸福,永琳就應該要更加不幸。  
一男人把永琳嘴上的膠帶撕了下來,永琳瘋狂地讓他把楊會長叫過來。手上的繩子一鬆開,永琳就向門口跑去,但馬上被那個男人抓了起來。  
第104集   
慶彪和俊哲開車來到了郊外一個破舊的倉庫前……   
永琳冷冷對待來找自己的楊會長,俊哲在一旁憤怒地指責楊會長。楊會長質問永琳爲什麽違約去找孩子,俊哲在一旁護著永琳,說永琳去購物的時候偶然看到的知雄,却被一群人綁架。永琳對楊會長說自己幷沒有犯下要寫保證書程度的罪。  
第105集   
正振和慶彪、恩愛一起喝酒說起永琳提交辭職信的事情。恩愛興奮地說著永琳當時的樣子,慶彪在一旁說永琳提出辭職說不定是一種計策,讓恩愛不要高興得太早。  
第106集   白會長從楊會長那裏聽到永琳和楊會長家的關係,楊會長問他和永琳是什麽關係時,白會長說自己昏迷的時候永琳照顧過他。   
電視購物錄製現場上,女模特們隨著輕快的音樂在擺各種姿勢。慶彪和恩愛看到電視下端出現全部賣出的字樣,兩個人大聲歡呼起來。  
正在看電視的白會長笑著說新品剛上市就全部賣出是好的徵兆,隨即問起化妝品廣告什麽時候播出。這時正振開玩笑地說不知房地産廣告能不能做電視購物,衆人聽後大笑起來。恩愛對慶彪說不知永琳看沒看到今天的節目,慶彪聽後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  
第107集   
慶彪在酒吧與知淑見面,他對知淑說之前通過俊哲知道永琳身邊發生的事情,自己也因永琳感到不安過。恩愛對俊哲說不知道慶彪和知淑在說什麽,俊哲也搖著頭說不知道知淑的意圖是什麽。永琳悄悄來找白會長,突然抱住他…..   
第108集   
白會長對正振問起慶彪和恩愛是否還在冷戰之中,正振回答說這次冷戰的時間比較長。白會長給永琳打電話,被告知永琳去了外地。感到徬徨的恩愛對白會長說出苦惱,表示不知道要不要和慶彪繼續生活下去。正振勸慶彪去找恩愛道歉,但慶彪表示事情並不那麽簡單。  
第109集   
恩愛拿出一個信封遞給慶彪,慶彪對她說至今爲止任何事情都是恩愛一個人做决定,所以也沒有必要協議離婚。恩愛告訴慶彪他們之間沒有孩子,也沒有離婚賠償金等事情,就更不需要協商。慶彪說孩子不是沒有,自己和恩愛都還年輕,任何時候都可以要小孩。恩愛反問慶表最近是不是和永琳的關係親近了,慶彪無可奈何地看著恩愛。  
第110集   
正在聽永琳彙報的白會長聽到恩愛生了雙胞胎的消息後大吃一驚,永琳在一旁怔住,她回想起自己生孩子時的情景。恩愛在醫院裏聽到嬰兒都很健康的話,不禁鬆了口氣。恩愛來到嬰兒室,看著自己的孩子,眼淚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隨後趕到醫院的白會長看著恩愛和孩子,嘴邊露出了微笑。正振告訴金女士雖然自己還沒有要結婚的想法,但是很想要個孩子……   
第111集   
白會長召開會議,見永琳沒有參加,內心隱隱擔心起來。同一時刻,永琳躺在醫院的床上入睡。承美接到消息後來找永琳,追問她發生了什麽事情。  
第112集   
白會長在公司裏聽到永琳頭部受傷的消息後,派慶彪去醫院看望永琳。  
慶彪和恩愛一起來看望永琳,見永琳和俊哲在一起,四個人尷尬地站在一起。  
第113集   
慶彪親吻著孩子,對他說要好好聽金女士奶奶的話,金女士笑著說不要把自己說成奶奶,周圍一片笑聲。永琳出院後去找白會長,白會長問她是誰做的,永琳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白會長內心猜出是智雄父母的所爲。  
第114集   
深夜在山路上,永琳靠在慶彪的胸前傷心地哭了起來,感到尷尬的慶彪問永琳住宿在哪里。但永琳哭得更加傷心起來,並大聲地對慶彪說不要走。感到心痛的慶彪安慰永琳說不會放下她一個人,兩個人不知不覺地擁抱在一起。  
第115集   
慶彪和永琳相互說起往事,永琳問他爲什麽要逃跑,慶表說當時自己還沒有來得及說分手的話。  醫生告訴永琳可以嘗試放射綫和化學療法,永琳聽後擺了擺手。醫生對永琳說她能活到現在是個奇迹,並問她難道之前一點疼痛都沒有。永琳表示自己會像之前一樣堅持,只打鎮痛針。  
第116集   
永琳來到河邊,自言自語地說著自己已經沒有遺憾了,之後在自己的公寓裏遇到俊哲,俊哲告訴她今後自己會努力去忘記永琳的存在,永琳表請淡淡地聽著。正在高速路上開車的慶彪似乎猜出永琳在哪里,他給俊哲打電話,問他楊會長家的住址。  
第117集   
永琳來到楊會長家,對知淑說自己以後再也不會來找他們,請求讓自己最後看一眼知雄。知淑聽後生氣地叫永琳離開,永琳告訴她如果不讓自己見知雄,楊會長的立場會變得很困難。正巧回到家的楊會長生氣地拒絕了永琳的請求,這時慶彪開車出現…   
第118集   
站在講臺上的永琳表示宮殿幼兒園是個不分富人和窮人,也沒有地位高低之分的世界,並對所有幫助和支持宮殿幼兒園建設的人們表示了感謝。她還表示在這裏所有的孩子都被叫爲王子和公主,並把被選爲第一代公主的承美的女兒恩秀介紹給到場的客人。  
第119集   
承美看著恩愛的龍鳳胎,驚奇地表示男孩長得像慶彪,女孩像恩愛。永琳來找不白會長,對他之前對自己的關照表示了謝意。恩愛見慶彪沒在座位上,開玩笑地問是不是在資料室寫博士論文,慶彪說心情不好,去樓頂上散心。  
第120集   
根錫告訴承美說永琳把公寓的鑰匙給了自己,承美見永琳的手機關機後也感到詫異。恩愛接到永琳遭遇事故的電話後大吃一驚,隨即把這個事情告訴了白會長和慶彪。

影片引用:の.[亦晨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