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da★晶光『閃閃』

關於部落格
(非常特別的愛情故事)這裏有一個女人~Brenda 和一隻藍眼白貓~閃閃。這個女人,Brenda..微不足道的貓奴,閃閃..好動的有如森林中的小精靈。大家都說和貓咪談感情可是累人的事,但Brenda 說跳到閃閃的愛情裏~很幸福~
聯絡信箱:minn723@gmail.com
  • 87277375

    累積人氣

  • 53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幸福3小時】(你是誰)簡介(無影片)+音樂欣賞


一個死去的父親為了見女兒最後一面而靈魂附體到一個年輕人身上的故事,一個身體,依附著兩個靈魂,一個是冷酷無情的企業家,一個是熱情的小夥子。父愛的深沉與執著,一個年輕的男子能否體會?借著他人的肉身只為與女兒度過最後的49天,父女深情將再一次震撼螢屏。
孫日健是一個
快遞公司的快遞員,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奪走了他的生命。但是他的靈魂依然放不下獨自在這個世上生活的女兒,於是他借他人的肉身來陪伴女兒。每天3個小時,在最後的49天時間裏,他吃了以前從不吃的東西,做了過去不屑於做的事情,一切只為滿足女兒拿的心願,在有限的時間裏將無盡的父愛完全的表達出來。
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每天三個小時的時間裏,他的身體都被另外一個靈魂依附著,他變成了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人,去幫助別人關心他的女兒。而當清醒後,他又會對發生過的事情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姜南吉飾孫一健”
糊裏糊塗的“爸爸幽靈”。
快遞公司裏最誠實的快遞員,因突如其來的事故死於非命,目前的身份是“幽靈”。在他即將要去另一個世界之前,他還有49天的時間。雖然身體不見了,但他的記憶還在。49日之內他一定要告訴獨自留在這個世界的女兒一個事情,所以他放棄了可以上天堂的機會,靈魂四處遊蕩,時時刻刻盯著可以接近女兒的機會。“當聽到我死了,我的女兒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也許聽到員警說是自殺後太生氣了。我沒有自殺,雖然不是另女兒驕傲的父親,但是也不是把女兒獨自留在這個世界的壞爸爸。我有話要對女兒說,沒來得及對女兒說的話太多了,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要和女兒見面。”
【台譯】幸福3小時
【中文劇名】你是誰
/누구세요 
【電視臺】韓國MBC水木劇
【首播】2008年 3月5日   
【時 間】每週三四晚北京時間20點50分各播放一集
【集數】17集
【導演】申賢昌(MBC 精彩的一天、顫抖的心、人魚小姐)
【編劇】裴柔美(MBC 真的真的喜歡你、12月的熱帶夜、歡樂時光、羅曼史)
【接 檔】New Heart 嶄新的心
【主要演員】
尹季尚飾車承孝
高雅羅飾孫英仁
姜南吉飾孫一健
【官網】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whoru/
【簡介】《你是誰》並不是單純的愛情片,而是融入了親情的愛情故事,尹季尚飾演一個從小被父母拋棄又被美國某家人領養的男子車承孝,因身世而造就了非常冷酷性格的他在劇中是一個壞男人的角色。而女主角高雅羅飾演女兒孫英仁,父親意外去世。父親的靈魂因為還擔心年輕的女兒而到處漂流,在偶然的機會下寄存在了男主角尹季尚的身上,但每天只能附身3小時,於是父親就透過尹季尚的身體好好照顧著女兒。因此尹季尚便與高雅羅在不斷相處中擦出愛情火花,這特殊的“三角關係”讓劇集增添了神秘感。



 
 



你是誰OST音樂欣賞
發行日期:2008.03.24
1. 누구세요? 你是誰? -김상헌金相憲(Kim Sang Hun)     
2.
구름바람 雲和風(Feat. 한집)- Witches(위치스)   
3.
한번사랑 只有一次我的愛-이승환(李承煥)   
4. Who Are You? -Winterplay(
윈터플레이)   
5. Lullaby -
김상헌(Kim Sang Hun)      
6.
눈물나는사람너야 眼淚流下的人.是你-吳美珍(우미진)   
7.
기억할게요 我會記得你 -Loveholic(러브홀릭)   
8.
기적같은사랑 奇蹟一樣的愛-이승환(李承煥)     
9.
미안해요 對不起-김상헌金相憲(Kim Sang Hun)     
10.
그리워 懷念的- 옥수사진관 (Ok Soo 寫真館)   
11. Merry Go Round -(
한집)     
12.
기적같은사랑 奇蹟一樣的愛Piano -이승환(李承煥)   
13.
고마와요 謝謝-김상헌金相憲(Kim Sang Hun)


尹季尚飾車承孝

美國著名投資公司韓國分公司代表。
是一名冷血的企業家車承孝,一家美國投資公司的韓國分公司的代表,雖然有很多不同的投資種類,但是車承孝最擅長的還是M&A。被親生父母拋棄,住進了孤兒院,在孤兒院生活到九歲的時候,被現在的父母領養了。他的IQ超過了150!這也正是現在的父母領養他的原因。然後隨父母移民去了美國,更確切的說他已經是個美國人了,有一次因為有事情重新回來了韓國,但是不幸的是自己碰上了交通事故……事故之後,思想就…!?,自那以後他的生活開始不正常了…
無法相信的是他可以看到幽靈了,也可以和幽靈對話。
不敢相信的是沒經過他的允許就進入他的身體裏的幽靈竟是他深愛的女孩子的父親。
只能相信的是她愛的不是自己,而是她的父親的靈魂。

高雅羅飾孫英仁
已經高中畢業畢業,被世宗大學的漫畫動畫學科錄取了,但是因為爸爸突然間的死亡,放棄了繼續求學的機會,現在為了自己生活,自己照顧自己,中午在烤肉店打工,晚上在便利店打工。然後把自己每天的生活寫在博客上,畫上漫畫,雖然現在沒有在大學學習,但是自己想挑戰一些大獎賽什麼的,有不愉快的事情或者是心裏難受的時候,她會選擇畫漫畫,那才是她的希望,她活著的理由。媽媽去世後,和爸爸生活了十年,自爸爸因事故去世後,有個陌生的男人總來找她,更讓她氣憤的是這個男人總擺出一副爸爸的樣子。

姜南吉飾孫一健
糊裏糊塗的“爸爸幽靈”。
快遞公司裏最誠實的快遞員,因突如其來的事故死於非命,目前的身份是“幽靈”。在他即將要去另一個世界之前,他還有49天的時間。雖然身體不見了,但他的記憶還在。49日之內他一定要告訴獨自留在這個世界的女兒一個事情,所以他放棄了可以上天堂的機會,靈魂四處遊蕩,時時刻刻盯著可以接近女兒的機會。“當聽到我死了,我的女兒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也許聽到員警說是自殺後太生氣了。我沒有自殺,雖然不是另女兒驕傲的父親,但是也不是把女兒獨自留在這個世界的壞爸爸。我有話要對女兒說,沒來得及對女兒說的話太多了,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要和女兒見面。”

分集介紹
第1集
  英仁發現找到學校的高利貸,慌張地躲到知淑的輪椅後面,之後開始拼命逃跑。金會長求承孝阻止公司的分解,聽到他的冷酷的回答,憤怒的金會長抓住承孝的衣領。一健緊張地和英愛跳舞,英仁和知淑高興地迎接退役的勇德。英仁聽到著火的喊聲,慌忙跑去潑水,看到一健和英愛在一起,不禁吃驚。一健預感前夜做的夢不吉祥,早晨他硬拉著英仁坐上摩托車,兩個人坐的摩托車與正上班的承孝的車擦肩而過。承孝從公司出來後,被在外面示威的人群扔了滿身雞蛋,他泰然地走過去要求把大衣乾洗。穿著那身衣服去機場的承孝忍不住發火,自己親自開車,結果和一輛貨車相撞。接到爸爸去世的消息,永仁大驚失色。
第2集
  正要過海的一健求死神讓自己去參加英仁的畢業儀式,死神指著躺在重病患者室的承孝,對一健說他可以每天三個小時進入承孝的體內。承孝被一健進入體內後醒過來,他怔怔地看著身邊的秘書和尹女士。醫生們把要逃跑的承孝抓了回來,把他綁在了移動床上。勇德問載河對英仁好的理由,載河無法回答出來。承孝醒來後生氣地對尹女士下達指示,一健在一旁注視著承孝。結束畢業典禮後,英仁發現穿著患者服的承孝流著淚看著自己,不禁感到奇怪,承孝告訴她自己是爸爸。
第3集
  英仁知道承孝是公司代表的事情後大吃一驚,但隨後她表示自己有證據,拿出相機把畢業典禮上的照片給承孝看。正要夾菜的承孝整理擺亂的食具,英仁把這些場面拍了下來,趁承孝講話的時候,開始把餐桌上的東西弄亂。見英仁正在拍自己,承孝生氣地走近英仁,把攝像機搶過來扔掉。一健看著在公交車上痛哭的英愛,想坐在她的身邊,這時響起警告音,一健無奈地從車上下來。看著被摔壞的攝像機,感到憤怒的英仁一把拿起承孝買下的畫,示威般在承孝面前打碎。英仁來到承孝辦公室,一健見後大吃一驚,英仁要求承孝賠償攝像機和精神損失費。英仁從警察局拿到一健的遺書,剛想拿出來看,英仁想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第4集
  英仁從女秘書那裏聽到承孝自發生事故之後精神開始有點不正常的事情。承孝(一健)發現遺書,正要看的時候聽到了英愛的聲音,他高興地把遺書放進兜裏後跑了出去。英愛懷疑承孝(一健)誘惑未成年少女,一健急忙跳起來否認。這時藏在他的褲子裏的色情帶子掉了下來,英仁和英愛表情凝重地看著他。承孝(一健)帶著英仁來到百貨店,要給她買皮鞋。看著穿著漂亮衣服走出來的英仁,承孝(一健)欣慰地看著她,兩個人開始在百貨店搞起了服裝秀。正和英仁坐一輛車的承孝大聲地讓她下車,一健心疼地看著獨自走在橋上的英仁。
第5集
  勇德接到英仁的電話後跑了過來,向高利貸揮起了拳頭。一健凝視著掛在承孝房間的自己的畫,承孝看到英仁的照片,內心感到混亂。承孝在夢裏看到一健發生事故的場面,醒來後隱隱感到不安。承孝(一健)拿著要給英仁買的禮物來到家裏,發現英仁沒在家,於是承孝(一健)來找英愛,他邊跳著舞邊走向了英愛。載河問英仁有沒有住的地方,並建議讓她去自己家裏住。穿著舞蹈服的承孝(一健)向英愛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和表情不自然的英愛翩翩起舞。
第6集
  一健擔心地看著英仁,對自己無法幫助女兒而感到難過。載河扶著英仁走出去。醫生建議承孝去接受精神科治療,令承孝哭笑不得。載河告訴英仁想舉辦一健的作品展覽會。承孝來到孤兒院,向那裏的一健的朋友黃院長通知了一健的死訊,並確認了保管在那裏的畫的情況。承孝(一健)聽到英仁離開的消息,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回來的路上他遇到高利貸,從他們那裏知道了所有事情後忍不住憤怒起來。醒來後的承孝被眼前自己的狀況吃驚,他告訴英愛一健是自殺死亡,另英愛吃驚不已。英愛告訴英仁那封遺書是之前一健和自己一起寫的,承孝看著裝在陌生信封裏的一健的遺書,心情複雜起來。
第7集
  承孝和英仁各自抓著手絹的兩頭來到事故現場,承孝回憶起夢裏出現過的一健的臉,問英仁最近有沒有人來找過一健。載河奇怪地看著一起來到畫廊的承孝和英仁,承孝和載河看著站在中間的英仁。承孝從河英那裏知道了一健曾經是畫廊簽約畫家的事情,知道事情真相的一健怒視著載河。承孝(一健)從家裏出來後把一健的遺書給英仁看,之後讓英仁留下來吃中午飯。喝醉的承孝(一健)叫出孫英仁的名字,英仁大吃一驚,承孝(一健)和英仁流下了熱淚。英仁拉著喝醉倒在地上的承孝走向臥室。
第8集
  承孝認出一健後大吃一驚,一健感激地看著承孝。載河讀著從英仁那裏拿到的遺書,之後給高利貸打電話。承孝來警察局問員警一健有沒有活著的可能性,並從員警那裏拿到了在事故現場發現的煙頭。承孝給英仁看著一健的記錄本,並表示自己感覺一健還活著,英仁告訴他不要讓自己回想起爸爸,之後哭著跑了出去,承孝追出去猶豫地對英仁表示了歉意。承孝在家門口被浩鍾襲擊後暈了過去,英仁見承孝不接電話,慌忙跑向承孝的家。
第9集
  英仁對承孝(一健)和英愛說出祝福的話後跑了出去,英愛追出去問英仁是不是喜歡上了承孝。承孝(一健)和英愛高興地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英仁,英愛越來越感覺承孝就是一健。英仁想著爸爸的事故,因恐懼而渾身顫抖起來,承孝拍打著英仁的肩膀安慰她。承孝(一健)心疼地看著忙碌工作的英仁,開始幫她擦火爐,夜裏11點的時候一健從承孝的身體內出來。承孝生氣地對一健大喊,英仁在一旁奇怪地看著承孝,問他在和誰說話。承孝察看黑色煙的時候發現了一隻熟悉的煙,拿了起來聞味。英仁看到承孝和英愛在一起,她怒視著兩個人後走掉,承孝跟隨英仁坐上公交車。
第10集
  承孝不顧一切地上了載河的車,英仁見狀不禁一怔,英仁和載河談話的時候承孝總在中間插話。在到達勇德的房子前,載河給浩鍾發出信號,浩鍾向承孝借火。承孝告訴英仁自己可以看到一健,英仁吃驚之下嘴裏的飯噴在了承孝臉上。從夢中醒來的承孝大聲地讓一健出去,突然聽到一健的聲音後大吃一驚。一健求承孝幫助自己,但承孝表示自己沒有心思去理解一健。練習的時候不小心崴腳, 承孝(一健)背著英愛回家,告訴她今後再見十次。浩鍾和高利貸來到新春保育院,開始翻箱倒櫃地尋找一健的畫。
第11集
  英仁問承孝現在是不是對自己表白了愛情,承孝聽後忍不住對英仁發火,英仁不理承孝,與載河一起坐車去警察局。從警察局出來後,英仁遇到了尹女士,尹女士告訴英仁承孝申請重新調查案件,英仁聽後大吃一驚。一健對承孝說不要單獨見英仁,也不要產生別的感情。英仁回到家後看到原地不動地站在那裏的承孝,帶著他一起去吃飯。兩個人來到一家西餐廳,英仁不小心摔倒,承孝看了一眼後逕自走進店內,英仁內心感到失落。一健在旁邊一直在說著承孝和英仁的年齡差距,承孝突然站起來走到英仁旁邊。承孝和英仁走在開滿櫻花的街上,英仁告訴他自己好像開始在乎承孝,承孝心裏也感覺到自己喜歡上了英仁,但嘴裏卻說自己對英仁的感情感到了負擔。
第12集
  承孝、英仁、英愛三人來到新春保育院,承孝邊聽著一健的話邊忍不住笑了起來。浩鍾在倉庫裏發現了藏著一健的畫的地方。英仁和孩子們高興地踢著球,她看著給孩子們洗澡的承孝(一健),內心有種奇怪的感覺。英愛告訴英仁好像一健借用承孝的身體回到了她們的身邊,英仁聽後震驚不已。英仁從黃院長那裏聽到了關於一健的畫的故事,她獨自站在一健的畫前流著眼淚,承孝默默地走到英仁身邊安慰她,英仁告訴承孝希望他是自己的奇跡。載河把一個裝錢的信封遞給浩鍾,讓他暫時躲避起來。
第13集
  承孝來到拳擊館,把親子鑒定的結果告訴了哲秀,承認他是親生父親,但希望他不要在自己的周圍出現。英仁問載河一健的畫是不是畫廊裏的作品,載河把一健之間的合約關係告訴了英仁,並表示正考慮製作關於一健的紀錄片。承孝打聽到了拿走煙頭的人是自己的同父異母的弟弟浩鍾的事情後不禁呆住。英仁問英愛是否聽過關於畫的合約事情,英愛把一幅一健的畫拿出來給英仁看。承孝來找英仁,在英仁的房子裏與勇德喝起了酒,之後蹲在秋千上睡著。英仁回到家後發現了承孝,她走到了承孝身邊。
第14集
  承孝對擔心載河的英仁感到不滿,載河告訴英仁承孝為人不怎麼樣,說完先行離開。從便利店出來的英仁看到承孝拿著傘等著自己,她故意冷冷對待承孝。英仁堅持不坐承孝的車,承孝把傘遞給了英仁,之後開著車慢慢地跟在英仁的後面。勇德告訴英仁她是承孝的初戀,英仁聽後吃驚,她給承孝打電話說起電影,並告訴承孝他們一定要有美好的結局,掛斷電話後,承孝走近英仁身邊緊緊擁抱她。  載河利用承孝同母異父的弟弟浩鍾開始計畫轉移一健的畫。承孝告訴英仁自己一定會把一健的畫安全交到英仁的手中。
第15集
  載河看著空車表情僵硬起來,承孝自信地望著載河。浩鍾跟蹤從家出來的英仁,黃院長用移動圖書館的車把畫轉移到承孝家門前。載河瘋狂地讓承孝把畫交出來,承孝表示想和載河談談一健死亡的事情。英仁在移動圖書館內看到了爸爸的畫,眼眶不禁紅潤起來。浩鍾躲開人們的視線,悄悄走近英仁身邊,把英仁打暈。承孝聽到英仁暈倒的消息後慌忙跑來。載河激動地看著浩鍾拿來的畫。一健擔憂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英仁,他讓承孝去看望英仁。英仁醒來後幫承孝在傷口上塗藥。
第16集
  英仁突然親吻承孝,吃驚的承孝(一健)問英仁是不是自己這麼教的她。英愛把承孝就是一健的事情告訴了英仁,英仁不敢相信地看著承孝。承孝說一健就坐在她的身邊,英仁聽後眼淚奪眶而出。英仁望著空椅子,對一健說自己深愛著爸爸。承孝(一健)為英仁準備早餐,兩個人忍住眼淚吃飯。承孝接到總部通知,讓他15天之內回總部工作,承孝無力地走出辦公室,對一健說自己要回美國的事情。
第17集
  英仁知道浩鍾就是承孝的同父異母的弟弟後大吃一驚,一健難過地望著左右為難的承孝。英仁告訴載河自己再也不想見到他,並問起浩鍾是否與一健的事故有關聯。承孝來到拳擊館,叮囑哲秀要保重身體後離開。承孝與職員們做最後道別,突然暈倒過去,英仁因恐懼而大哭,這時她聽到了一健的聲音。蘇醒過來的承孝與英仁、一健來到新春保育院,一健拜託承孝好好照顧英仁。英仁流著淚對一健說謝謝,一健告訴英仁自己很愛她,之後順著叢林緩緩地走向陽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